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信息网 >

泰山协商② “我相信这个平台还能发挥更大作用”

发布日期:2022-01-09 18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大型景观树、野生动物、渣土堆……一想到泰山区征地拆迁需要搬家的不止村民,还有这些“非人类”,泰山区政协委员联络委主任、原碧霞湖文化项目拆迁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李昭庆有些“头大”。

  以前没有先例,可参考的政策也不多,这些“非人类”们到底怎么搬?谁来搬?搬迁产生的费用又由谁负责?“这些问题没有现成的解决办法,那大家就上‘泰山协商’议事室拉一拉(泰安方言,“商量”的意思),看这个事该怎么办。”就这样,相关群众、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、有关部门负责人和利益相关方,或在各个指挥部的“泰山协商”议事室里,或在田间地头、渣土堆旁,针对拆迁过程中面临的种种难题,开展了一场又一场的面对面协商……

  得知自家的景观树需要拆迁移栽时,泰安市泰山区下梨园村的景观树经营户张勇这样形容自己的心情:“心里直‘打鼓’,不踏实。”

  泰山区是南树北移、南花北载的重要中转站,区域内有数量众多的景观树,拆迁过程中也涉及不少景观树木的移栽工作。摆在指挥部面前的第一道难题,就是景观树的补偿标准——不同品种、外观的景观树之间价格差异巨大,很难找到统一的评估标准。如果按照政府的现有补偿规定,哪怕这些景观树在市场上能够卖出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“天价”,也只能按照拆迁普通树木的价格进行补偿,这样的结果经营户肯定是不满意的。

  “景观树一是价值高,二是重量大、体积大,运输难度高,移栽后还要保证存活率,有些景观树种了一二十年了,都是他们的心血,三五百元的补偿确实很难解决问题。”李昭庆认为,拆迁一定要切实站在村民的角度考虑问题。

  接下来怎么办?指挥部和村委会多次与村民协商,最终确定了两个“暖人”方案:帮忙找地方;帮忙找销路!

  针对搬迁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通行许可、存放场地等问题,指挥部专门邀请了公安、交警、城管等有关部门负责人来到“泰山协商”议事室,面对面商量协调。

  看到大家为自家移栽景观树做出的种种努力,张勇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,松了口:“指挥部这么积极地给咱操心,咱也得配合拆迁工作啊!”

  最终,在多部门的协同配合下,大型景观树吊装、搬运到了指定地点,“迁移难”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。

  “做拆迁工作这么多年,我也是第一次遇见动物搬迁的情况。”让自诩“拆迁专家”的李昭庆都发出如此感慨的,是泰山区下梨园村一处庄园里合法饲养的106只野生动物,其中不乏老虎、狮子、棕熊、狼等大型野生动物,以及蟒蛇、眼镜王蛇、大山龟等爬行动物。

  “咱们住宅的搬迁和厂房的搬迁,都是按平方或者按经营面积计算补偿,但这么多动物需要搬迁,按这个标准算肯定不合适。”经历了景观树搬迁的李昭庆心里清楚,这次搬的虽然是动物,但做的是人的工作,“咱得跟业主商量啊,知道他们的真实诉求是什么澳门六合现场直播帮助他们解决问题。”

  经过反复沟通,李昭庆知道业主最担心的其实是两件事:一是往哪儿搬;二是搬迁的钱谁出。为此,他所在的指挥部二话没说,积极帮助业主寻租场地。关于搬迁过程中产生的费用,则确定了“委托专业评估公司对动物搬迁进行跟踪评估,根据搬迁过程中实际发生的费用作为评估结果据实补偿”的方案。

  “业主很满意,搬迁很快就启动了。”李昭庆感叹,“经过‘泰山协商’平台充分沟通协商,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后,解决问题的思路开阔了,办法也多了,很多看似不好办的事儿最后也都办成了,你看连106只野生动物都给安顿好了。”

  在泰山区双龙路南段征地拆迁项目中,该项目改造指挥部办公室主任、泰山区政协常委刘长顺,也遇到了群众“急难愁盼”的棘手问题——足足12万立方米的渣土堆,在双龙路南段规划路段内已经存放了近20年,至今挪不走。

  “急,这是环保部督办并限期整改的泰安第77号渣土堆;难,光清理拉运就需要资金500多万元,钱从哪里来;愁,手续怎么办,怎么招投标,往哪里拉;盼,这是当地政府和群众多年来期盼解决的难题,”刘长顺介绍,“接到任务后,真是一头雾水,压力巨大。”

  “这是党和政府的要求、群众的期盼,我们一定要下决心尽快解决问题。”在指挥部“泰山协商”议事室里,指挥部负责人、办事处、村两委、有关部门负责人和利益相关方等多次交流沟通,清理工程怎么招标?钱由谁来出?往哪里搬运……这些问题一一在议事室逐一得到解决。

  “清理方案商定后,短短30多天时间,就将这片占地近20年的‘烦’清理整改完毕。”刘长顺告诉记者,指挥部加大对上争取力度,得到有关部门的支持配合,还确定了在原址修建老年公寓的方案,为后续发展留出了空间。“如果不下雨的线来天就能清理干净,因为下雨还耽误了清理进度呢。”说起这个小插曲,刘长顺还有点“遗憾”。

  作为一名政协委员,让刘长顺印象最深刻的,还是“泰山协商”的成效。“你一言我一语,大家设身处地为老百姓着想,商量着事儿就办成了,我相信‘泰山协商’这个平台还能发挥更大的作用。”刘长顺指着挂在墙上的多面锦旗满意地说。